Joomla Popin Window by DART Creations
  • Increase font size
  • Decrease font size
  • Default font size
Home 奧修大師&<br />新時代書籍

§ 關於奧修§

奧修 從未被生下來 也從未死去
只是在一九三一年十二月十一日至一九九0年一月十九日
這段期間
 拜訪了這個地球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奧修口授了這段不朽的墓誌銘,同時省下了他的自傳。先前他將他的名字全部去掉,最後他同意接受「奧修」(OSho),他解釋說這是源自威廉詹姆斯的。oceanic這個字。他說: 「這不是我的名字,這是一個具有治療作用的聲音。」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二十年的期間,他面對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所作的千千萬萬個小時的即席演講全部都被錄了下來。其中有一部份是錄影帶,任何人在任何時候都可以聽或看這些錄音帶和錄影帶。奧修說: 「那個同樣的寧靜將會在那裏面。」

  奧修的演講已經被出版成好幾百本的英文和梵文的書,同時被翻成四十幾種語言,其中數種語言的譯著都已經超過一百種。

  在這些演講當中,人類的頭腦史無前例地被放在顯微鏡底下分析到最細的縐紋。被當作心理學的頭腦,被當作情感(情緒)的頭腦,被當作(頭腦/身體)的頭腦,被當作道德主義者的頭腦,被當作信念的頭腦,被當作宗教的頭腦,被當作歷史的頭腦,被當作政治和社會進化的頭腦——全部都被檢視、被研究、被整合,然後很慈悲地被留在追求超越的主要探詢之中。

  在演講過程當中,每當奧修看到偽善和謊言,他就將它們暴露出來,就如作家湯姆羅賓斯所說的:

  「當翡翠般的微風吹響了我的百葉窗,我立刻就可以認出它。奧修就象一陣很強、很甜的風,圍統著這個星球,刮走了教士和教會的偽善,並將謊言攤在官僚的桌子上,嚇走了那些當權的笨驢,掀起那些病態地過份守禮的人的裙子,而且幫那些心靈死掉的人搔癢,使他們恢復生命。」

  「耶穌有他的寓言,佛陀有他的經典,穆罕默德有他阿拉伯之夜的幻想,奧修所有的則是更適合那些被貪婪、恐懼、無知、和迷信所摧殘的人種——他有宇宙的喜劇。」

  「對我而言,奧修所做的事似乎是在拆穿我們的偽裝,粉碎我們的幻想,治療我們的沉溺,以及暴露出我們把自己弄得太嚴肅的那種自我設限而且常常是悲劇的愚蠢。」

  所以,要怎麼樣來描述奧修呢?最終的解構者(deconstructionist)嗎?或是一個已經成為洞見的洞見者?然而他的確是一個對存在的建議:每一個人與生俱來的權利就是去享受真實的個體性所帶給你的同樣的海洋般的經驗。為了這一點,奧修說: 「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向內走,在那裏你連一個人都找不到,在那裏你只能夠找到寧靜與和平。」

  要下一個結論嗎?奧修的洞見是無止境的,它是一個強而有力的幫手,幫助我們走向瞭解我們自己。

  奧修說: 「我想要告訴你們,科學是最終的價值,科學只有兩種:第一種是客觀的科學,它決定關於外在世界的事,第二種是主觀的科學,直到目前為止,它被稱為宗教,但是最好不要稱之為宗教,最好稱之為內在的科學。將科學分為外在科學和內在科學------客觀的科學和主觀的科學。但是使它成為一個堅實的整體,科學仍然保持是最終的價值,沒有什麼東西比它更高。」